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文化 >
年年最后饮屠苏丨一文看尽中国人的春节饮酒文化
发布日期:2022-06-19 17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国是酒的故乡。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,就是一部飘散着酒香的历史。从《诗经》到《楚辞》,从前秦诸子散文到唐诗宋词,无不飘逸着酒的芬芳。

  国人爱喝酒,当然不仅局限于春节。但百节年为首,春节作为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日,那些有关春节喝酒的历史与文化,还是有很多值得深挖的内容。

  历史上,饮“春酒”是一项十分流行的春节文化。古人认为春节前后“地气已贯通”,是个酿酒饮酒的好时节。

  早在西周时期,古人为庆祝一年的丰收和新的一年的到来,就捧上美酒,抬着羔羊,聚在一起,高举牛角杯,同声祝贺。从此开了过年饮酒的先河。至汉代,“年”作为法定节日固定下来,春节饮酒也就此形成风气。

  《诗经》中有就有“为此春酒,以介眉寿”的诗句,后来,人们便经常以“春”字为酒名。

  唐代司空图的《诗品·典雅》一文中有“玉壶买春,赏雨茆屋”的记述,这里的“春”指的也是酒。

  北周诗人庾信有诗云:“正旦辟恶酒,新年长命杯。柏叶随铭至,椒花逐颂来。”诗中指出了饮春酒除了欢庆佳节之外,还有驱除恶秽、保佑长寿的作用。

  清朝的《於潜县志》中也有记载,“春分造酒贮于瓮,过三伏糟粕自化其色赤,味经久不坏,谓之春酒”。

  到了宋代,朝廷极重新年朝贺的礼仪,不仅有“守岁”,还有“馈岁”、“别岁”等花样,样样都离不开酒。宋代过年,不光是喝“分岁酒”助兴,还出现了许多创新的娱乐节目,最流行的是掷骰子。大人坐在一起喝酒,小孩则围在一起放鞭炮,放完鞭炮后,缠着大人要压岁钱。

  《梦粱录》是宋代吴自牧所著的笔记,内里就有记载:“士庶不论贫富家,围炉团座,酌酒唱歌......守岁之事,虽近儿戏,然而父子团圆把酒,笑歌相与,竟夕不眠,正人家所乐为也。”

  而明人沈宣也曾有《蝶恋花·除夕》诗云:“分岁酒阑扶醉起,阖门一夜齐欢喜。岁夜高堂列明烛,美酒一杯声一曲。”由此可见,饮“分岁酒”在古代除夕就是重头戏。

  除夕之夜饮完“分岁酒”,子夜一过,新正降临,处处张灯结彩爆竹齐鸣,“恭贺新禧”的大年初一到了。

  所谓劳酒,其实是一种统称,它并非特指一种酒,而是泛指一类酒。据《礼记月令》记载:“孟春之月,执爵于大寝。三公、九卿、诸侯、大夫皆御。命曰劳酒。”

  就是说古人劳碌了一年,年终岁末,上至王侯贵胄,下至平民百姓,皆喝劳酒,敬奉天地,以此庆祝新一年的到来,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

  这种“劳酒”可以说是最为原始的粮食酒,古法手工酿造,没有掺杂任何添加剂,可以说是纯天然无公害。

  汉代《四民月令》中记述:“正月之朔,是谓正旦……子妇曾孙,各上椒柏酒于家长,称觞举寿,欣欣如也。”

  椒酒,又名“椒花酒”,原是先秦时期楚人享神的酒,采用花椒酿酒而成。古人相信北斗七星中的玉衡星在人间变化为椒,玉衡星是寿星之一,故饮用椒酒可以延年益寿。后世亦有歌咏椒酒者,如南宋诗人陆游《丙寅元日》称:“家家椒酒欢声里,户户桃符霁色中。”

  柏酒则是柏树叶浸泡的酒,明代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卷二五《米酒》记载有这种酒的功用及制法,称:“治风痹历节作痛。东向侧柏叶煮汁,同曲、米酿酒饮。”古人认为柏为仙药,与椒一样,有延年益寿之效。故春节“上寿”亦饮柏酒,如宋人彭汝砺《元日》诗云:“柏酒人怀远,饧盘客荐新。”

  椒酒、柏酒,都是汉唐时期春节的节日用酒。后来,人们为图简省,将花椒、柏叶用酒液一起浸泡,这就是明代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卷二五《米酒》中所记的椒柏酒 :“元旦饮之,辟一切疫疠不正之气。除夕以椒三七粒,东向侧柏叶七枝,浸酒一瓶饮。”

  当然了,如果按今天的眼光来看,椒柏酒并不好喝,花椒口感麻渍,柏叶更是苦涩,混杂在一起入口辛辣并不绵柔香,但是椒柏酒有祛病排毒的功效,因而古时过年喝此酒兼有养生的含义。

  魏晋至唐宋,经济日渐繁荣,过年喝酒的风气也愈发浓郁,人们喝的酒也变得花样百出,其中最受欢迎的当属屠苏酒。

  宋朝著名宰相王安石诗句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”,说的就是春节期间喝屠苏酒。作为王安石的死对头,苏轼也有“但把穷愁博长健,不辞最后饮屠苏”的诗句。

  屠苏酒的药用价值很高,它一般是用大黄、白术、肉桂、花椒、乌头等中药泡制而成,具有益气温阳的功效。孙思邈在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言之“饮屠苏,岁旦辟疫气,不染瘟疫及伤寒”。苏辙说:“年年最后饮屠苏,不觉年来七十余。”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说:“屠苏酒,元旦饮之,辟疫疠一切不正之气。”

  屠苏酒在中国近千年的年俗里占据着重要地位。这种酒的度数普遍不高,其中的白术、大黄原本就是中药材,大人孩子都可以饮用。

  到了明清之后,过年喝的酒已经不再局限于椒柏酒和屠苏酒,随着酿酒技术的成熟和经济条件的改善,酒的产量和品类都有改观,椒柏酒和屠苏酒通通变成“旧爱”,而烧酒却成了“新欢”。

  烧酒属于蒸馏酒,其清如水,味极浓烈,度数高、质地纯,故其品相与以往的酿酒相比似乎更胜一筹。烧酒大致酒精度在50%左右,这和现在的白酒比较相似了。在清朝至民国,烧酒属于过年前后的必备酒。

  《满文老档》中有记载,天聪六年春节大政殿筵宴,每旗各设席10桌,用鹅5只,每桌备烧酒一大坛,共100坛。又如崇德四年的春节,大宴用母野猪8头、鹿22只、狍子70只、酸奶烧酒20瓶、平常酒80瓶。

上一篇:温州一群退休老教师的“友好”生活
下一篇:连续6个涨停后“冰墩墩第一股”突然跌停!市值一度暴增30多亿5位

主页 | 财经资讯 | 体育新闻 | 娱乐新闻 | 星声星语 | 时尚新闻 | 女性生活 | 旅游新闻 | 教育新闻 | 健康新闻 | 法律在线
Power by DedeCms